漁民鄧伯捕獲回來的鱷魚,已被電暈,放在家門口。漁民供圖
鄧伯就是在這河道上的不遠處捕到鱷魚的,這裡水最深達4米。南都見習記者 曾群善 攝
  南都訊 見習記者曾群善 記者張弛 野生鱷魚出沒里水鎮?7月7日,南海裡水鎮逢涌村委會發出緊急通知,大街小巷,每隔幾米,就張貼榜文告示:金溪河有野生鱷魚出沒,請註意,以保安全。
  昨日,南都記者現場採訪證實,該村一名69歲的漁民鄧伯,於7月4日上午10時許,在河道捕獲一隻長2.6米重160多斤的鱷魚,後以2000元價格賣給一順德老闆,在當地成為熱聞。
  里水鎮官方稱,7月4日上午10時,里水逢涌村一名村民在西南涌逢涌村下游200米東坡洲水域附近進行捕撈作業時,在河邊發現一條鱷魚。該村民與家人合力將其捕獲,後將該鱷魚出售給一順德酒樓老闆。
  南海區農林漁業局受訪時稱,西南河涌上游10公里處,南海區歷史上唯一一家鱷魚養殖場,已在一年前關停。後經排查,目前沒有發現養殖鱷魚跡象。經過初步推斷,漁民捕獲的鱷魚,可能是由河道來往運輸船隻走失,但待進一步考證。
  專家從圖片判斷,捕獲的鱷魚為暹羅鱷(國家二級保護動物),昨日有村民稱,再次在河中發現鱷魚,到底是真是假?有待進一步考證。
  講述:搏鬥2小時,電暈“怪物”
    昨日下午,經過多方打聽,南都記者來到逢涌村的象渡自然村,找到傳聞中捕獲鱷魚的鄧伯時,他正在家門口修理漁船上的工具。
  面對突如其來的訪問,鄧伯擺擺手,表示上午已有10多家媒體來了。他當時不想說太多,只好選擇躲避。在記者的努力嘗試下,他開始說出捕獲鱷魚的驚險場面。
  7月4日上午10時許,鄧伯一個人駕著不到10馬力的小漁船到西南涌捕魚,當來到金溪河段的岸邊時,突然水面一個大波浪,一條長長的“怪物”的背部出現在水面。
  “遇到大家伙了。”鄧伯趕忙撒下漁網,罩住,但嘗試幾次,未能搞定。叫來一個幫手,帶來蓄電池做的電魚裝備,可是試了幾下,那“大家伙”還是非常生猛。“當時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把它搞死算了。”鄧伯說,後來他把蓄電池升壓,又朝水裡的怪物電了幾下,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搏鬥,最終電暈“怪物”。
  鄧伯和幫手跳下漁船,把“怪物”抬上漁船時才知道,它是只鱷魚。“真是兩百年都難遇一次。”鄧伯說家人三代捕魚為生,但從沒遇見過鱷魚。
  把鱷魚帶回家,村裡一下炸開了鍋。更離奇的是,不到兩小時,一個順德老闆來到鄧伯家,以2000元價格買走。對此,鄧伯說,高電壓可能把鱷魚電死了,所以對方出的價,他可以接受,就賣了。
  至於是哪個酒樓的老闆,鄧伯表示不知道,只說是朋友介紹的。聽記者說,鱷魚是國家保護動物。鄧伯搖搖頭說,電死了才知道是鱷魚,也不清楚是不是保護動物,就被人買走。“我這是為民除害啊!這個動物會吃人,傷了人誰負責?”鄧伯如此說道。
  探秘:河道里還有鱷魚?
  逢涌村有本地居民4000多人,像鄧伯一樣的漁民,至今還有不少。當地附近還有工業區,外來人口也有三四千人,平時有不少外地人到河裡游泳。
  當日下午,南都記者來到鄧伯抓捕鱷魚的西南涌金溪河段,站在小橋上放眼望去,河道寬幾十米,河水渾濁,兩岸綠草成片。當地官員告訴記者,最深處達4米。
    河道旁有家做面膜的貝豪生化科技有限公司,一位孫姓員工告訴南都記者,他在一個禮拜前,曾在河道上看見一隻鱷魚,當時他透過公司的圍牆,看見鱷魚來回遊蕩了一百多米。
  記者從他手機拍攝的圖片看到,河道里確有一隻鱷魚。不過是不是鄧伯抓的那一隻,不得而知。昨日下午,附近也有村民稱,前日還看到鱷魚出沒。鄧伯也表示,十多天前,在上游十多公里處,有漁民發現一隻鱷魚。是否為他捕撈的這隻,無從求證。
  追問:鱷魚從何而來?有待考證!
  那麼,這鱷魚究竟從何而來?鄧伯向南都記者證實,當時購買鱷魚的老闆跟他說,從他十多年購買鱷魚的經驗看,鄧伯捕撈的絕對是野生鱷魚。對此,南海區農林漁業局分管野生動物的漁政大隊徐隊長稱,絕對不可能。西南涌不是鱷魚產地,歷史上沒出現過野生鱷魚。
  不過,從目前調查情況看,該局排除了鱷魚來自本地的可能。徐隊長稱,在西南涌上游10公里處,南海區唯一一家鱷魚養殖場,在一年前已關停,沒有再養殖鱷魚。事發後,他率領大隊去了一趟鱷魚養殖場,沒有發現養殖鱷魚的跡象。“養殖場已被改造成其他用途。”徐隊長稱,目前,河涌附近乃至整個南海區,已經沒有鱷魚養殖場了。
  那麼,鱷魚到底從何而來呢?南海裡水鎮宣傳文體辦則稱,經多個部門初步瞭解,該村民捕獲的鱷魚,可能是在西南涌航道上運輸船上走失,同時也不排除從該水域違法養殖場里走失的可能,這些都有待進一步考證。現時,南海區農林漁業局漁政大隊安排船在事發水域附近進行巡查,里水鎮農林漁業局與村委會也將加派人手巡查。
  鱷魚事件發生後,有村民向當地村委會反映。村委會出於安全考慮,在微博、微信等公眾平臺發佈信息,在東坡洲水域附近張貼告示,提醒村民註意,並將情況上報里水鎮政府。里水政府接報後在社交網群發佈信息,提醒公眾註意安全。
  抓捕現場
    “遇到大家伙了。”鄧伯趕忙撒下漁網,罩住,但嘗試幾次,未能搞定。叫來一個幫手,帶來蓄電池做的電魚裝備,可是試了幾下,那“大家伙”還是非常生猛。“當時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把它搞死算了。”鄧伯說,後來他把蓄電池升壓,又朝水裡的怪物電了幾下,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搏鬥,最終電暈“怪物”。鄧伯和幫手跳下漁船,把“怪物”抬上漁船時才知道,它是只鱷魚。
  [部門說法]

  市農業局漁業科:暫無其他鱷魚跡象無人力地毯式排查
  暹羅鱷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市農業局漁業科負責人薛科長稱,捕捉河涌內的暹羅鱷後又將其販賣,農民鄧某涉嫌違法。“儘管違法,但是他捕捉了鱷魚,排除了河涌中的隱患,從情理上講是做了件好事。”薛科長說。
  “我們暫時不會採取封河的措施,佛山處於河網地帶,我們也沒有足夠的人力做到地毯式的排查。”薛科長告訴記者,他昨日派人在金溪河附近進行巡查,也尋找目擊人詢問,沒有找到其它鱷魚的跡象。
  [專家說法]

  該鱷魚為暹羅鱷,熬不過佛山的冬天
  華南瀕危動物研究所的爬行動物專家張亮在辨認過鱷魚的照片後認為,這條在金溪河捕撈的鱷魚為暹羅鱷。
  暹羅鱷,也被稱為泰國鱷,主要分佈於東南亞地區,在國內屬於外來物種。張亮稱,暹羅鱷是國內鱷魚養殖的主要品種,分佈於全國各地,養殖數量巨大。他猜測這條鱷魚可能從附近的養殖場中逃出或者在運輸的過程中掉落在河涌內。
  據廣州農業網資料,暹羅鱷識別特征是雄性最大體長3-4米,但一般不超過3米。幼體金褐色,體尾有黑條紋,成體吻部很寬。
  儘管暹羅鱷在鱷魚家族中的體型只能算中型,但是它的攻擊能力不差。“照片中體型的鱷魚足以將成年人咬成重傷,未成年人則可以致死。”張亮說,鱷魚的攻擊方式是伏擊型,一般潛伏在岸邊偷襲前來喝水的小動物,將獵物拖入水中窒息致死,“鱷魚咬住獵物後會在水中翻滾,俗稱死亡翻滾,可以將獵物撕裂。”
    里水鎮政府工作人員辨認稱這條鱷魚是野生鱷魚,但是張亮認為這個可能性不大。“全世界範圍內,野生的暹羅鱷處於瀕危,總數量在5000條左右,這條暹羅鱷是野生的可能性很小。”他稱,“有人以鱷魚胖瘦來區分養殖或野生,這種做法不靠譜。”
  暹羅鱷處於食物鏈的頂端,而且在河涌中有豐富的食物,它會不會在本地繁衍然後為害一方?張亮認為這種可能性也不大。“暹羅鱷是熱帶物種,在養殖過程中,每逢冬天就要對它進行保溫處理。如果在野外環境中,暹羅鱷熬不過佛山的冬天。”但是張亮認為,佛山地區夏天較長、河涌內食物豐富,如果放任鱷魚不管,很有可能會帶來危害。
  [知多D]

  如何逃脫鱷口:打眼睛
  如果和鱷魚狹路相逢怎麼辦?華南瀕危動物研究所的爬行動物專家張亮說,報警然後撤離。他說可以聯繫警察或者漁政部門來處理,廣州鱷魚公園也有捕鱷經驗豐富的專家。
  如果被鱷魚咬住怎麼辦?張亮說,眼睛是鱷魚身上脆弱的部位,攻擊鱷魚的眼睛,說不定能獲得脫離鱷口的機會。
(原標題:里水69歲漁民捕獲160斤鱷魚)
創作者介紹

捉漏

ki33kiflh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